PVG  ART

MENU | EN

“在自己的心里唤起曾经一度体验过的情感,在唤起这种情感后,用动作、线条、色彩、声音以及言辞所表达的形象来传达出这种情感,使别人能体验到这同样的情感——这就是艺术活动。”

--列夫·托尔斯泰

 

 

作品,作为艺术家真实情感经验下的自然产物,然而这种经验的输出并非完全等同于艺术家的个人情感,而是一种经过提炼化、形式化、抽象化、夸张化甚至是对立化的“真实”,但却与现实的“真实”始终保有一定距离的情感经验。实际上,是借用非常态的表达方式来转述这种客观存在。

 

寻常物质的不寻常性

日常生活的感观物质,通常是引起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最直接,也是最常见的线索。这些碎片式的寻常物质之间相关或者不相关,最终被抽离和重组为另一个非真实的异世界。朱佩鸿将都市生活中霓虹灯、车灯、电线都“搬”到他的画面当中,重新创造的同时也保留其随机性。徐振邦则从最直观的审美方式出发,截取生活中物像的轮廓和色彩,去掉其本身原有的辨识度然后重组,繁杂的世界变成了简单抽象的符号,以及简单明了的色块。而韩修智对日常人物和场景的抽象简化,传递了其作品特有的情绪。寻常的楼梯、普通的居民宅,在杨舒文画笔下也变的不再普通。一向不会言语的向日葵也成为艺术家林珑的代言者。

 

荒诞世界的真实存在

这种“荒诞”或来自艺术家内心。十音的作品像被巫师下了咒语,黑暗、沉重、孤寂,充满了不真实感,然而这种情感却真实存在于人内心最隐蔽的角落。禹露通过色彩和规则化的物质对繁杂的世间进行归类,王小双将世界上“不可见”的情感体验统统变为“可见”的,刘艺超、胡楠将隐性的情感故事寄赋予不同的生活载体,画面上重塑的世界是不真实的,但却是艺术家最真实的情感依托。

这种“荒诞”也来自现实世界。在李捷、丛云峰的作品中,我们可以同时看到东西方不同的文化符号、哲学思想、审美差异以及不同的时空维度,这种强制性的并置打破了人们常规的思维边界,用一种超验的方式呈现出这种差异背后的普世价值,荒诞且真实。

 

非常态的常态性

世界发展往往有一定规律性,但同时又存在很多不可控,而正是这些非常态发展才是世界最合理的存在方式。喧闹繁杂、虚妄失真、急速狂躁都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部分。社会带给我们的,以及我们能够给予这个时代的,都成为艺术家思考的对象。万朵云的作品像极了这原本的世界,绚丽、斑斓、活跃充满趣味,而背后却隐藏了另一种本质。黄坤熊试图用机械化(规律)的方式在这种无序的变化里寻求一种平衡以及更多可能性,陈尚昌对“人性”的思考,以及刘孟远“雾”系列正是体现了这种状态,反思的过程或许远远比答案更重要。

 

文 / 文文

2017.03.05于东大桥


“在自己的心里唤起曾经一度体验过的情感,在唤起这种情感后,用动作、线条、色彩、声音以及言辞所表达的形象来传达出这种情感,使别人能体验到这同样的情感——这就是艺术活动。”

--列夫·托尔斯泰

 

 

作品,作为艺术家真实情感经验下的自然产物,然而这种经验的输出并非完全等同于艺术家的个人情感,而是一种经过提炼化、形式化、抽象化、夸张化甚至是对立化的“真实”,但却与现实的“真实”始终保有一定距离的情感经验。实际上,是借用非常态的表达方式来转述这种客观存在。

 

寻常物质的不寻常性

日常生活的感观物质,通常是引起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最直接,也是最常见的线索。这些碎片式的寻常物质之间相关或者不相关,最终被抽离和重组为另一个非真实的异世界。朱佩鸿将都市生活中霓虹灯、车灯、电线都“搬”到他的画面当中,重新创造的同时也保留其随机性。徐振邦则从最直观的审美方式出发,截取生活中物像的轮廓和色彩,去掉其本身原有的辨识度然后重组,繁杂的世界变成了简单抽象的符号,以及简单明了的色块。而韩修智对日常人物和场景的抽象简化,传递了其作品特有的情绪。寻常的楼梯、普通的居民宅,在杨舒文画笔下也变的不再普通。一向不会言语的向日葵也成为艺术家林珑的代言者。

 

荒诞世界的真实存在

这种“荒诞”或来自艺术家内心。十音的作品像被巫师下了咒语,黑暗、沉重、孤寂,充满了不真实感,然而这种情感却真实存在于人内心最隐蔽的角落。禹露通过色彩和规则化的物质对繁杂的世间进行归类,王小双将世界上“不可见”的情感体验统统变为“可见”的,刘艺超、胡楠将隐性的情感故事寄赋予不同的生活载体,画面上重塑的世界是不真实的,但却是艺术家最真实的情感依托。

这种“荒诞”也来自现实世界。在李捷、丛云峰的作品中,我们可以同时看到东西方不同的文化符号、哲学思想、审美差异以及不同的时空维度,这种强制性的并置打破了人们常规的思维边界,用一种超验的方式呈现出这种差异背后的普世价值,荒诞且真实。

 

非常态的常态性

世界发展往往有一定规律性,但同时又存在很多不可控,而正是这些非常态发展才是世界最合理的存在方式。喧闹繁杂、虚妄失真、急速狂躁都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部分。社会带给我们的,以及我们能够给予这个时代的,都成为艺术家思考的对象。万朵云的作品像极了这原本的世界,绚丽、斑斓、活跃充满趣味,而背后却隐藏了另一种本质。黄坤熊试图用机械化(规律)的方式在这种无序的变化里寻求一种平衡以及更多可能性,陈尚昌对“人性”的思考,以及刘孟远“雾”系列正是体现了这种状态,反思的过程或许远远比答案更重要。

 

文 / 文文

2017.03.05于东大桥


links: 设计留学 艺术留学 艺术奖学金 马里兰艺术学院 美国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加州艺术学院 芝加哥艺术学院 艺术留学作品集 艺术留学作品培训 美国艺术留学 罗德岛设计学院